第二十章 无锋(二)(1 / 2)

两匹世间罕见的战马错身分开。

由于是第一合,陆离并没有用什么杀招,只是端平刃口,利用黑鬃马的冲刺之势冲了过去。

但必须正视的是,他已经使用了贪狼战魂所带来加成,本以为,即便不能跟张辽斗个旗鼓相当,也能迫使对方觉醒战魂,同级一战。

可惜,此时此刻,张辽依旧稳坐马上,身后无任何异象显化,与寻常将士一般无二。

“如此,孟明可曾放心了?”

“哈哈哈哈。”

声音远远传来。

陆离没有回答,拨转马头再度朝青鬃大宛冲去,从裴元绍那里夺来的锋利长刀如春雷乍破,直指张辽脖颈!

“嗯,气势尚可。”

张辽细长眼睛一眯,再度点评了一句,同时,招式与先前相比,没有发生任何变化,手臂往前一架,重达千斤的月牙戟抵在身前。

铛!!

一时间,风尘四起。

音爆声震得数十米外观战的狼骑将领们耳鸣不已,不由得释放出战魂抵挡,至于那些凑得比较近的士兵,则捂着耳朵,有条不紊地后撤。

事实上,纵使其他人再怎么瞪大双目,也无法看清战场中央究竟如何,更无法体会陆离的感受——

胸中一闷,血气翻涌。

可他没有任何犹豫,双手握住刀柄往下一搭。

几乎是同一时间,张辽手中黑黝黝的长戟杆子微微下沉。

陆离虽然经历过几次生死搏杀,但靠得还是力量、速度、反应能力,至今没有掌握什么冷兵器的使用技巧。

也正因为如此,张辽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与震惊,以长刀对战月牙戟,本就有些吃亏,现在竟然还敢角力!

怕不是想死?

坦白来说,在顶尖武将看来,这都算不上低级错误了,换成精于战场厮杀的士卒都不敢这样做!

什么一力破万法?

那是建立在两者实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,一方自信可以进行碾压时使用的招数,而他张辽又不是插标卖首之辈。

不过,要说陆离轻视自己,张辽也是第一个不信,略作思索,他扫了一眼面前这张蓄着短须的清秀面庞,在心中暗道:果然,还是太年轻了,没有经历过沙场磨砺。

一念至此,张辽决定好好教一下自己刚认下的小兄弟。

而陆离并未意识到局势即将发生扭转,他见张辽身体微微下沉,以为能迫使其觉醒战魂、认真对待这一战斗,不禁长啸出声。

下一刻,身后天青色的光芒愈发凝实,而贪狼虚影亦不断长嚎。

这下,他总该严阵以待了吧。

念头刚一浮现,陆离便感觉一股巨力从身下传来,只见张辽单手握住戟杆,却根本不与他角力,随意找了个角度往上一翻。

月牙状的戟刃带着破风声砸了下来,生死之间,陆离根本没有心思去想其它,赶紧举起长刀格挡。

下一刻,一缕劲风从喉管擦过——

张辽早已料到陆离会如此,在月牙刃落下之前,随意变招,戟杆再度在掌上旋舞,改用月牙戟的后半端刺击。

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,乃至陆离都没有反应过来,只感觉脖颈处汗毛乍起,接着,一道声音从身前传来:

“孟明,你败了。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