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平康坊命案(1 / 2)

在听到晁衡的叫声之后,众人围了过去,千蕊姑娘表情惊愕,喃喃道:“那地方……”

“是花魁明月娘子仙居之地。”

众人目力不佳,只知道有一道纤细的人影站在阁楼之上,唯独陆离看清了状况——

那是一名五官明艳的女子,未施粉黛,身穿白色绸衣,半只脚已经踏出。

浮香?

步其后尘?

下意识地,陆离想到了这个名字。

分神之际,李白最先反应过来,忙道:“快去救人!”

话落,黑影坠落,没有丝毫犹豫,也没有给其他人反应的时间。

子时,夜半。

本来笑声不断地黄六娘家变得异常安静,不少恩客趴在窗边,窥视楼下庭院。

其间,有面露畏惧者,有闷闷不乐者,亦有满脸兴奋者……

“死者是何人?”

“可曾打探清楚?”

甲字二号间的客人正在询问仆从,若非顾及身份尊贵,贸然过去会被人说闲话,他早就亲自一探究竟了。

“回禀阿郎,不曾。”僮仆脸色难堪,支吾道:“黄六娘家的护院游侠厉害得紧,根本不肯人靠近。”

妓馆不好开,一是来钱快,容易惹人眼红,二是客人酒喝多了容易寻衅之事,因而这门生意看起来风雅,但跟长安恶势力却紧密相连。

护院游侠。

称其为游侠都有些太抬举了,其实就是打手,专门维持妓馆秩序。

“胡说!”二号间的客人满脸怒意,指着远处的庭院,骂道:“为何那六人可以过去?”

“禀阿郎,他们是官。”

“本员外不是?”

“为首之人是本朝秘书监贺老,其中还有一位大理寺评事。”

这位员外郎瞬间哑口无言,他官居五品,且隶属于比较清贵的礼部,这浑水还是不蹚为好。

与此同时。

陆离皱眉打量着眼前这具尸体,虽说他事先就已经猜出死者的身份,但李白等人却一直以为是某个女婢想不开,选择从阁楼上跃下,直到亲眼所见……

此时此刻,黄六娘已匆匆赶来,正抱着一名侍女嘤嘤嘤的哭泣。

虽说她最擅长左右逢源、掩饰自身情绪,但这一次绝对是真情流露。

毕竟,摇钱树没了。

再者说,花魁要自幼培养,琴棋书画、音律、诗歌,光是请师傅就得花去数十两金子,这还不算吃穿用度,而明月娘子才被评为都知没多久,黄六娘连本都没回,血亏!

“女儿啊,你怎么就想不开,寻短了见……”

“娘可未曾打骂过你,钿头、云篦,哪怕是波斯螺子黛也舍得给你买,嘤嘤嘤。”

哀嚎声在耳边萦绕。

陆离深深看了黄六娘一眼,开口问道:“可曾上报巡街武侯?”

“……”

无人应答。

按照流程,若坊间出现命案,必须上报至武侯铺,由武侯和不良人报给万年县,县尊不能决断,再交由京兆府处理,最后才是刑部与大理寺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