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八章 陛见(1 / 2)

兴庆宫。

李隆基即位以前的邸宅,在他即位后,下令将此地扩建,营造宫殿。

虽说规模不及太极宫、大明宫,但装修却极为奢侈、华贵,内部建有兴庆殿、南熏殿、大同殿、勤政务本楼,花萼相辉楼和沉香亭等建筑。

从太极殿离开后,李隆基就在龙武军的护送下,回了这里。

此时此刻,这位换了常服的天子面沉如水,正靠在凭几上沉思。

玉真公主是他的同母妹妹,感情从小就不错,怎么现在就如此生疏了。

莫非真是一心向道?

或许吧。

李隆基知道妹妹年轻时做过道士,美其名曰:修身养性,可实际上却不甘寂寞,经常与文人士子、命妇、大臣家的小娘子饮宴作乐。

“上元佳节蹙眉不好。”

“三郎,吃块金粟平?吧。”

杨太真伸出葱白玉臂捻起一块点心,娇柔浅笑着送入李隆基口中。

见状,李隆基按下各种心思,畅快地咀嚼吞咽,然后偏头看了一眼身侧,朗声笑道,“是朕不对,难得一家人团聚,不想这些烦心事了。”

此时此刻,虢国夫人带着自己的儿子裴徽陪坐在侧,她跟往日一样,依旧是素面朝天,只是换了身更艳丽的衣裳而已。

自信、美艳。

就是儿子的性格过于软弱。

只见裴徽默默垂头,躲在虢国夫人身后,除了进来时跟长辈打了两声招呼外,始终一言不发,甚至连头也不敢抬。

“裴徽——”

骤然听到天子呼唤,裴徽吓得肩头轻颤,打了个激灵后,连忙起身准备行礼。

而李隆基见他如此,不仅被逗笑了,摆了摆手,道:“一家人,不必拘谨。”

“徽儿,三郎和本宫都是你长辈,一起聚聚、吃顿家宴而已,且放松一些。”

说到这里,杨贵妃展颜一笑,看着虢国夫人,打趣道:“三姐,本宫看徽儿仪容清雅,过不了两年就要长成小郎君了,到时候不知道要让长安多少闺中女儿情丝怅然。”

闻言,裴徽羞怯地笑了笑,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。

看得虢国夫人一阵无语,不禁在心中发问:

我怎么就生出了这样一个儿子?手无缚鸡之力、胸无半点权谋手段的乖宝宝!

念及此,她幽幽长叹:“妹妹,你是不知道,徽儿天性文弱,跟他死去的阿爷一样,我现在都怕他将来会吃大亏……”

“要知道,别人家的子弟飞鹰走马,性格强势,而我家徽儿跟个绵羊似的,天天闷在府里不出去,也没有可以交心的朋友。”

听到这里,李隆基不以为意地笑了,眸子里却闪过一丝威势,朗声道:“裴徽性格内秀,三姨,依朕来看,倒也不是件坏事,让他多读读圣贤书吧,过几年参加科考,好为朝廷效力。”

至于能不能考上,需要担心吗?

李隆基现在说这话,就是暗示要送外侄一个好出身。

虢国夫人脸上一喜。

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时候,高力士引着陆离走了进来,根本不用通报。

“老奴见过三郎,娘子,夫人。”

相比于高力士的随意,陆离就客套了许多,叉手道:“臣见过圣人,贵妃,虢国夫人。”

毕竟是正式场合,虢国夫人心里知道分寸,欠身还了一礼。

“爱卿终于到了,来,坐朕身边。”李隆基脸上笑意愈浓,压在心底的阴霾也一扫而空。

毕竟,对于陆离这个大理卿,他十分倚重,否则也不会特意让高力士去传话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